• OPPO标准总监唐海:手机终端5G成长与展望
  • 发布时间:2017-07-14 10:48 | 作者:果博东方 | 来源:果博开户 | 浏览:
  • 原标题:OPPO标准总监唐海手机终端5G成长与展望

    2017年6月12日,由IMT-2020(5G)推进组主办的2017年IMT-2020(5G)峰会在北京开幕。为期两天的大会以“5G标准与产业生态”为主题,邀请工信部领导以及数十家国内外主流移动通信和相关应用单位专家500多人参加会议讨论,并面向业界发布《5G网络技术测试规范》。

    会上,广东欧珀移动通信有限公司(OPPO)标准总监唐海发表了题为《5G:成长与展望》的主题演讲。

    以下是演讲实录:

    我今天演讲的题目是5G的成长与展望。

    大家在前面的演讲中大概也知道了5G发展的一些基本的标准和情况,我这里简单做一个回顾,第一点,5G的研究阶段已经完成。第二点,5G现在标准化正在加速,之前的各位演讲者也提到这一点。第三点,刚才很多演讲者也说了,正在进行5G的概念性测试以及是商用产品的开放,对于整个5G的成熟是非常有帮助的。

    下面简单介绍一下OPPO。OPPO公司在标准领域是一个新兵,我们OPPO公司是在2015年开始成立了标准团队。目前OPPO主要是以参与3GPP以及国内的标准化组织标准制定为主。在国内以及海外一些地区如芬兰、加拿大的研究团队和研发人员主要是集中在5G及LTE方面进行研究。目前,OPPO已经发布了超过300篇的技术文稿,并参加了多个标准化组织,如加入IMT-2020推进组。

    下面简单为大家分享三点,传统上认为5G有以下这些关键技术,包括非正交多指接入、Massive MIMO、mmWave、UDN等,这些技术在标准化过程中逐渐得到落地。信号的调制编码,我们5G也实现了和Polar的结合。从这里可以看出来还有一些变化,5G将是一个非常灵活的系统,它会实现符号级的灵活度,这个在IoT阶段是没有过的。从这个意义来讲,在未来的某个时刻,5G应该是可以具备到替代LTE成为新一代主流的通讯标准的能力的。

    5G的工作计划相应也有一些变化,从最初的计划,比如IMT的三个主流要求,齐头并进,到现在我们主要以eMBB为主。从之前一直在讲的5G的各种用户体验,各种用户体验可以看到,很多用户体验在5G的标准过程中已经可以得到满足,包括峰值速率10Gbps。毫秒级甚至更低的的时延也是通过符号级的调度来实现的。包括频谱密度上增强,怎么在终端上实现支持更大的带宽,这点也和实际的终端设计有关系。移动性增强,现在5G中确实存在有一些研究项目,包括低空的航空器的增强,还有待于看一下实际的研究成果是怎样。

    简单回顾了一下标准化的相关的发展和成果,对于5G的挑战以及建议,特别是对于OPPO这样一个终端企业来讲,有些方面是值得我们关注的,主要是以下四个部分。第一个是我们目前有紧凑的标准日程,可以看到我们原先计划的25和现在的25之间,已经提前了有半年的时间。一个正面的结果当然我们有可能能够更早地看到我们5G的产品商用化,同时也带来一些其他方面的结果,包括我们不可能再增加很多5G新的成本。如果再做一些更加深入的评估,我们可能也没有这么多时间。特别是5G相对LTE来讲,还是采纳了非常多的新技术的。我们可能要通过不同的阶段来达到我们最初预期的对5G需求的满足,前面所说的,我们至少需要两个,甚至还有更长的阶段来达到最初IMT-2020的需求。第二个方面,我们研发方面面临的一些挑战。前面还包括一个标准稳定性方面的问题,因为日程变得更紧张了,实际上用来开发标准、制定标准的时间也是比较有限的,所以我们不得不面临标准稳定性方面的一些问题。特别是5G对于4G来讲是一个全新的技术,不得不加大对前向兼容性的依赖,这是值得注意的。在研发方面,我们可能也会面临一些挑战,非常直白浅显的是,我们需要新的器件,是全系列的新的器件,特别对于终端来说,需要开发一整套的全新的系列,包括设备元件、芯片组,特别是终端上要实现Massive MIMO,终端上要实现毫米波、超宽带。另外一方面,5G也引入了很多新的复杂的算法,越复杂的算法越是需要验证。相应地来讲,因为我们要做以上这么多的工作,肯定会增加终端的复杂度和终端的成本,不得不说这在任何一个新技术引入的时候都是不可避免的。对5G来讲,这种情况可能是更加直接的,因为5G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最为复杂的通信系统。一方面是终端本身的成本,另外一方面是终端测试的成本和复杂度。我们认为低成本的大规模的商用终端是需要我们付出更多努力来实现的。面对2020年商用的时间线,我们还需要做很多的努力。第三方面,现在所谓的并行的演进路线,目前很明显我们有5G NR和LTE两个路线,在5G NR内部相对来讲有一定关联性,但是也可以说是相对独立的NSA和SA的演进路线。特别是对核心网架构来说,这是有很大差别的。对于终端或者运营商来讲,在5G时期可能会面临一个很直接的问题,5G来了,我们到底需要运营多少种技术,这个也需要做仔细的分析和考虑的。我们可能会使用某些组合,而不一定非要使用所有的无线接入技术。总结一下,在这种情况下存在多种并行的演进路径的情况下,我们网络如何发展,我们的终端如何控制,这也是我们要考虑的问题。5G从我们刚才所说的一些特征,至少有一条,超低的延迟确实是前代的技术都不能提供的非常明显的一个技术优势,值得我们来考虑,来进一步发掘。

    基于以上的观察,我们可以对5G的发展做一些建议。第一条,我们需要一个更加稳定的更加稳固的标准,我们应该尽可能地避免这种标准的频繁升级对于产业化所带来的负面影响。一种可能的操作方案是,我们应该允许,比如说在3GPP里面允许更多的时间来进行非后向兼容的实现,提高标准的稳定性,提高标准的质量。相比LTE来讲,5G有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来完成这个目标。第二条是我们应该更仔细地来评估我们实际研发过程中面临的困难,这样有利于我们整个产业的健康发展。第三条,运营商作为我们整个产业的领军人物或者说带头羊,其网络发展路线——比如说运营商选择了NSA还是SA,选择了哪些不同的组合模式——对整个产业界都会产生非常直接的影响。我相信运营商是能够担负起这个领头的责任的。第四条,至少从我们的角度来讲,现阶段可能关注在5G的eMBB是一个现实的选择,同时对5G的增长我们要保持信心和耐心。

    最后一部分是关于5G的演进,这里主要是从终端角度来讲的,所以并不是很全面。5G的演进我们可以看到一些相对来讲比较明确的演进方案,包括5G Sidelink,包括自动驾驶、远程驾驶,包括分布式的资源管理。如果从UE角度来讲,我们还需要对UE的性能做进一步的增强,包括某些成本,我们可以做一些增强,至少从终端角度可以考虑一些增强。作为总结,毋庸置疑的是整个产业都已经在向5G方向进行发展、进行大量的投入。相对4G而言,5G是需要投入更多的资源或者投入更多努力来进行开发的,对于整个产业界来讲,如何控制我们投入的方法或者说控制的步调是值得考虑的。最后一条,我们应该更加重视从UE的方面来进行,这也符合前面很多演讲者所说的发展目标。

  • 收藏 | 打印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