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语言能力与大学毕业生的工资溢价
  • 发布时间:2017-01-01 18:02 | 作者:果博东方 | 来源:果博开户 | 浏览:
  •   内容提要:本文利用“中国教育追踪调查”(CEPS)数据,以高考成绩和大学英语四级成绩作为学生语言能力的代理变量,分析了大学毕业生的语言能力对就业薪酬的影响效应。研究发现,语言能力中的汉语能力和英语能力对就业薪酬均有显著的正向影响,其中,汉语能力的平均影响力更强;但在工资水平较高的子群体中,英语能力对工资的影响作用更加明显。数学能力对工资的影响效应均不明显。汉语能力和英语能力产生的工资溢价在学生毕业三年内具有持续效果。研究还发现,大学期间积累的人力资本如党员身份、实习经历与证书并不足以解释语言能力时工资溢价的效果。

      关 键 词:语言能力 高考成绩 工资溢价 人力资本

      标题注释:国家社会科学基金教育学青年课题(CFA120122)。

      中图分类号:G40-05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1-9468(2016)02-0099-14

      一、引言

      语言能力是人类智力的重要组成部分[1],也是构成人力资本的重要环节。语言能力通常表现为一个人对于语言的掌握和运用水平,包括语言理解能力、口语能力、阅读能力、写作能力等[2]。

      语言能力是各国基础教育教学中极为重视的能力,也是各级各类教育考试中的重点测试环节。中国的基础教育要求学生同时具备母语(汉语)与外语(主要是英语)两种语言能力,与此相对应,语言类课程(语文、英语)是与数学课程相提并论的重要基础课程,在中学的三门主科中占据两席。语言能力与学生的成长有多大联系?教育界对这一问题并无清晰的答案。对于飞速与世界接轨的中国来说,汉语能力和英语能力这两种语言能力的相对重要性如何?在教学过程中如何平衡教学资源的投入?这些问题也是众说纷纭。一派观点认为,语文作为传承本国文化的重要载体,应当加强重视,给当前大中小学教学中的“英语热”降温;另一派观点则认为,随着我国国际化程度的不断提升,英语将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教学中应当着重加强学生英语能力的培养。在基础教育的政策动向上,有着较为明显的强化语文、弱化英语的趋势。例如:北京市公布的考试改革方案中,调高了语文分值,降低了英语分值。①在江苏当前的高考方案中,语文分值为160分(文科200分),英语分值为120分,语文分值大大高于英语分值。②在国际化的时代背景和政府加大语文分值的政策背景下,研究语言能力对学生个体发展的影响,特别是从劳动力市场的角度探讨语言能力与工资水平的关系,尤其具有现实意义。

      语言能力主要是通过后天的学习而积累的,因此被看作人力资本投资的重要环节。有学者在人力资本理论的框架下,提出了语言资本(Language Capital)这一概念[3-4]。根据人力资本理论,能力对教育回报有显著的正向影响[5],不难推断出语言能力同样对教育回报有重要作用。现有的针对语言能力与劳动者工资关联的实证研究也大多证实了这种论断。

      语言能力与工资联系的相关研究始于发达国家对移民者工资的研究,研究者论证了对所在国语言的掌握程度会有效影响工资水平。对于美国、英国的劳动力市场的实证研究发现,英语的语言能力与工资有显著的正向关联[7-11],英语以外的外语水平对工资有负向影响[12]。在针对发展中国家的研究中,针对印度劳动力市场的研究同样表明英语的流利程度能够提升工资[13]。

      研究者发现,并非所有类型的英语能力对工资都有同样的作用。冈萨雷斯(A.Gonzalez)的研究表明,口语能力比阅读、写作能力更加重要[14];奇斯威克(B.R.Chiswick)的研究则得到相反的结论,阅读能力比口语能力更加重要[15]。帕克(J.H.Park)对语言能力对工资影响的作用机制以及语言能力与其他专业技术能力的替代性进行了研究[16],发现语言能力可以起到媒介因素的作用,即语言能力更强的劳动者能够更快地把其所受的教育和经验转化到劳动力市场中,从而得到更高的收入;专业技术能力对语言能力有替代作用,且对工资的影响作用更大。语言能力一般但专业技术出色的劳动者,比那些语言能力出色而专业技术能力一般的劳动者享有更快的工资增长水平。在以上研究中,对语言能力的度量主要采用自我评价打分的方式,对能力的度量不够客观和精确。近来,阿克莱什(I.R.Akresh)和弗兰克(R.Frank)的一项研究发现,采用自我评价的方式讨论语言能力的工资效应会带来一定的结果偏误,利用他人评价或客观评价的方法效果更好。[16]由于以上所列举的关于语言能力对工资影响的研究主要在移民群体中进行,缺少个体能力的良好代理变量,导致对个体能力的控制并不可靠,有可能带来一定程度的偏误。为了有效地控制个体能力,在有条件的情况下,研究教育回报的文献常常采用考试或测试分数作为能力的代理变量,如SAT成绩[18]、IQ分数[19]、武装部队资格测验(AFQT)分数[20-22]或其他智力测试分数[23]等。

      针对我国大学生语言能力与就业薪酬的研究屈指可数,郭茜和孙文凯利用CET英语考试成绩,印证了英语能力对就业薪酬的正向影响作用较为明显[24]。然而,关于我国高校学生就业薪酬的已有研究并未对汉语水平与就业薪酬的关联问题展开深入的定量探讨,其中也没有汉语能力与英语能力对工资影响的比较研究。

      由于我国绝大多数大学生是通过高考录取而进入大学,高考分科考试的特性使高考成绩能够作为衡量学生各项能力的重要参考指标。在我国大学之中,除了一些特殊专业(如中文系等)在大学期间还会继续学习语文课程,大多数专业的学生并不会再进行语文课程学习。因此,高考语文成绩可以作为学生汉语能力的良好的代理变量。学生的英语能力可以采用高考英语成绩作为代理变量,除此之外,由于高校教学中大多涵盖英语课程,学生在大学期间须通过大学英语四级考试(CET-4),有些学校要求学生通过六级考试(CET-6),因此,大学英语四级成绩也可以作为学生英语能力的代理变量。本文关心的问题是:语言能力与大学生就业薪酬之间存在什么关系?汉语能力与英语能力在解释薪酬差异时的相对重要性如何?这些问题不仅关系到我国学生的学习投入与就业选择,而且会对教育部门进行课程体系建设和调整的相关政策带来重要启示。

      本文使用中国人民大学中国调查与数据中心“中国教育追踪调查”(CEPS)数据,利用2006级和2008级本科学生的样本数据进行研究,讨论语言能力对大学生就业起薪的影响以及影响的持续性,并试图揭示语言能力对就业薪酬的影响机制。本文的余下部分安排如下:第二节介绍研究模型及数据,第三节报告回归结果,第四节尝试对语言能力作用于就业起薪效应的影响机制进行解释,第五节给出结论并加以讨论。

  • 收藏 | 打印
  • 相关内容